能抓住現在,把握趨勢者,才是贏家

這是最好的時代,從2000年到今,環保行業得到了飛速的發展,國家政策也越來越重視和支持環境污染防治。不完全統計顯示,從2004年至2017年,我國環保產業營收規模從600億元提升至1.35萬億,年平均增長率超過25%。與此同時,環保產業營收在在GDP中的占比也日益增加的,從2002年的0.4%上升至2017年的1.6%。


節能環保行業的總產值也從2012年3萬億左右增長值2017年近約6.9萬億,平均增長率超過15%。業內預計,2018年,我國環保行業的總產值將會超過8萬億,中期可以輕松突破10萬億大關。節能環保行業的總產值也從2012年3萬億左右增長值2017年近約6.9萬億,平均增長率超過15%。業內預計,2018年,我國環保行業的總產值將會超過8萬億,中期可以輕松突破10萬億大關。根據生態環境部的測算,為了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,“三大十條”的總投資都將高達7.5萬億,并拉動超過10.5萬億的GDP增長,創造就業崗位超過858萬個。

 


在這環保產業“最好的時代”,環保企業們的表現如何呢?2017年,498家環保上市企業和“新三板”掛牌企業,營收高達7623億元,占全部統計范圍內企業年營業收入總額的65%左右。


這也是最壞的時代,環保政策直接推動利益,但對應的相關政策不配套,環保企業從之前探索發展,到近幾年血拼的時代。近幾年內大型水污染治理公私合營PPP模式爆紅環保產業圈,環保企業紛紛利用各種資源搶先拿下各地區的PPP項目,風光一時。收入與風險隨性,PPP項目隨之而來的前期投入過大,收入周期長,現金流短缺,融資困難等一系列問題拖著各環保企業。加上近年來環保行業政策負面紅利正在消失,而正面紅利正在形成(所謂的負面紅利是一種說法:環保政策比較寬松時,會出現政策導致的負面紅利,比如,之前的面子工程,項目交付了沒人考核,錢來的很快很好賺),2018年政府去杠桿清理PPP庫的政策壓壞了最后一根稻草。環保企業的危機已經形成,環保巨頭企業也紛紛出現債務危機,東方園林發債失敗,凱迪生態陷入債務危機。這看似環保行業的冬天就要來了,預測的百花齊放變成了百花凋零,陷入生死存亡的掙扎中。


確實2018年環保企業確實不好過,在整個國家環境污染防治治理大環境來說,因為從大環境來看,環保的標準仍在不斷提高,國家的重視程度有增無減。關于中小微型企業的融資環境國家也是不斷的在聽取意見,改善環保企業的融資條件。大水漫灌、攻城略地、風光無限的時代已經成為歷史,依賴政策驅動的“瘋長”也偃旗息鼓。往前看10年,往后看10年,能抓住現在,把握趨勢者,才是贏家。





分享到:

400-8620-866 技術服務
在線咨詢
微信
返回頂部
罗马与荣耀电子游戏